你相信生活会怎样改变,生存图鉴

原标题:西安“拆二代”生存图鉴

曾经有媒体这样说“在中国,没有一座城市,像西安那样,城中村会被誉为城市的地标与精神高地”。诚然,在“十三朝古都”的西安,夹在高楼大厦间的城中村,承载了无数人的梦想和生活的期许。

主编乱弹妞:**两枚少女心爆棚的“女汉子”,爱吃会耍又可爱,卖得了萌,犯得了二,自诩追得上陈伟霆,嫁得了吴亦凡…当然,和你一起吃遍、玩遍、看遍西安,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图片 1

2011年9月16日,地铁2号线开通,西安成为西北地区第一个开通地铁的城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更多人注意到,一个“拆”字布满长安城。

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城中村与城市越来越不相容,这些数量众多的城中村占据着城市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为城市发展的一块心病。2008年起,西安市开始了城中村拆迁改造工作。新城区、莲湖区、未央区、雁塔区、灞桥区、经开区、高新区、曲江新区、临潼区、长安区十个城区187个城中村开始拆迁工作。

图片 2

图片 3

拍摄:神仙鱼

城中村的拆迁改造,牵动了一些怀揣梦想来到西安的年轻人们的一些记忆。这里的人们,每天日出赶往最繁华的CBD,日落回到逼仄的小房间。这里有糟糕的环境、恼人的吵闹,也有平凡的温情、暖心的善举。这里既潜伏着不安,也蛰伏着梦想。

拆迁和修地铁,成了这座城市这些年的关键词之一。但这也伴随着许多的误解。在很多人眼里,“拆二代”约等于一夜暴富,甚至跟“富二代”画上了等号。而实际上,城市化进程之中的拆迁越来越普遍,“拆二代”也生出了新的变化和误解,我们找到了一群老西安“拆二代”,来听听属于他们的故事。

图片 4

图片 5

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城中村电影《沙井村之恋》,一群租住在城中村的大学生,以及同屋租住的其他租客,在帮助房东老安照顾傻孙子的过程中,发生的嬉笑皆非却又温情感动的故事。这部电影里有大学生对未来的迷茫与思考,更多的是栖居城中村“西漂”族的无奈与彷徨。

上头猫 25岁

图片 6

原丨道北原住民 拆迁后丨华清东路

虽然城中村在不断的拆迁改造,还是有很多来到西安的“西漂”们涌入这些城中村,城中村的变化也越来越大。年轻的人们也给这里冠上新的名字:鱼化寨国际、何家营国际、沙井村国际…

我是道北人,外地人可能不知道,西安人对道北本身是有偏见的,这里过去没有像样的小区,一开始的居民都是自己盖房,后来铁路上的职工搬过来,才逐渐有了小区。很多人提起道北就会说,这里的人脾气大,蛮!其实也不全都是这样,小时候我总是忘记带钥匙,放学回家就直接在邻居家待着,等我爸妈回来领我。

图片 7

我小时候,道北虽然乱但是很方便,火车站怎么样也是交通枢纽,从这里到西安各个地方都很方便,不管去哪几乎都有直达车。

城中村给低收入劳动者提供了一个在大城市里落脚的安身之所,为初入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梦想的跳板。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西安十大城中村”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高校聚集的“杨家村”、老牌城中村“边家村”、“小香港”鱼化寨祭台村、沙坡、黄甫庄、黄雁村、八里村、沙井村、二府庄、辛家庙……这些繁华城中村里有我们的家长里短,慢慢的也只会变成我们的回忆。

图片 8

图片 9

拍摄:神仙鱼

2011年,第一次来到西安,住在城西三桥的天台路。村子里的人会把自家的房子出租出去,也会做一些小生意。所以在那个夏天,我吃着五块的的炒面,住在只有一个风扇的房子,睡觉的时候裹着被子开着风扇。门外面就是网吧,尽管环境很差,但还是喜欢一块五一小时的上网时光。晚上骑车去阿房宫景区,那时候阿房宫景区还没拆,那时候那时候还用在QQ,那时候西安雾霾也很大,去过的地方只有大雁塔……

现在新家在华清幸福里,新小区一直有媒体关注,我们没去之前就有一些了解,前一阵跟爸妈去看房,确实比之前道北的条件好很多,拿了钥匙但还没住进去,新房子得一段时间去收拾装修,楼下的幸福林带也还在建,以后周边绿化应该不错,就是地方有点偏,楼下吃饭的地方也少。

图片 10

城里的拆迁跟农村其实不太一样,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搬家很麻烦,从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搬走,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东西真的是带不走,上次回去看到拆掉的小区门口还有别人没来得及收走的全家福,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城中村是初到西安的“西漂”们与西安这个城市唯一的联系,有着“西漂”们在这个城市的懵懂时光,也有城中村里的村民惬意的生活时光,在这里生活了几代,对这块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很多人也是第一次举家离开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以往门前门后的邻居,挤几路公交才能见到!

图片 11

图片 12

拍摄:武雨露

在城中村待久了,有的人在脏乱差的小巷转角处刹那梦醒,转身离开;有的人还在城中村狭隘的小窗户边,继续徘徊、犹豫不决;当然也有幸运儿成功把梦想照进现实。

我觉得我也不算是“拆二代”吧,我们家没有赔偿款,分了房子还要装修,折腾一趟下来,又花出去了二十多万,每次朋友调侃我是“拆二代”的时候,我都想把各种账单发给他们看。

图片 13

但是对西安的拆迁政策家里还是支持的,我家18年初搬走,现在就能拿到新房子,从拆除到安置只用了大半年时间。新房子家里也都很满意,过去总觉得道北太乱了,想住进楼房,现在也算是梦想成真。

城市要发展,城中村终要消亡,前路漫漫,充满未知与可能。我愿西安这城市好,愿你的生活更好!

图片 14

你住过西安的城中村?你相信生活会怎样改变?、

西安站改工程北广场棚改项目安置小区

编辑:乍欢

YC表姐 28岁

长安城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原丨月登阁 拆迁中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我们村是2016年才开始拆迁的,到现在还没有拆完,村里还有一些钉子户,一时半会也拆不完,最开始搬走的村民现在都在外面租房,原来熟悉的邻里街坊全都陆陆续续散落在本村周围的商品楼或者城中村里。

过去夏天,一到晚上门口都是纳凉的人,我小时候还有人在村里的空地放电影,得自己从家里拿板凳,不然就得坐地上。

图片 15

图源:梓晋可乐

月登阁以前是城中村,小摊小贩特别多,环境没有那么好,但是生活很方便。因为民房便宜,之前村里的人都靠房租生活,有的甚至不用出去工作,靠房租就能养活一家人

现在大家虽然每人分有一套90平左右拆迁房,但是拆还没拆完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住进去,听说邻村还有八年没搬进新楼的呢。我们有一个月几百块钱的过渡补偿款,但是在外租房开销比原来多了很多,村民生活反而都变得更拮据

图片 16

拍摄:神仙鱼

从小时候的家家户户的平房,再到拆迁前每家五六层盖的密不透风,再到前一阵去看,整个村子瓦砾成堆、满目疮痍的现状,心里总觉得遗憾,毕竟是自己住了很多年的地方。但是总的来说,拆迁也是城市发展的趋势,我们不能阻挡时代的发展进程,期待未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区吧!

图片 17

拍摄:苏婧

梅 25岁

原丨鱼化寨 拆迁后丨鱼化寨

从小就住在鱼化寨,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候家里的大门就是一扇破木门,后来生活好一些了,盖了前院的房子变成了大铁门。现在都没了。

那时候大家都穷,村子里大部分的家庭都是以种地为生,一年到头千把块了不起了。我妈为了赚钱在小学门口卖了一年米线,到现在我都记得那个味道,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米线。

图片 18

拍摄:l_neo

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爸骑自行车带着我去舅舅家借了学费,当时好像学费也不便宜。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改建了,不是以前的青瓦房了;但没什么娱乐活动,小学生也就能在学校踢踢球、打打沙包,最开心的是一个礼拜一节的微机课,四个人一台电脑,轮着打游戏。

图片 19

图源:网络

对鱼化寨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闭塞的交通,无论去哪坐公交都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步程,这种情况直到村里拆迁都没有改变,北边的703路一直是出行的唯一方式。村子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麦地,除了小卖部里卖的日用品,大一点的东西就需要去鱼化寨街道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威斯尼斯人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